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以凡武橫推邪靈世界 線上看-107 太一山水推薦

我以凡武橫推邪靈世界
小說推薦我以凡武橫推邪靈世界我以凡武横推邪灵世界
听到周晗要黄金,林折荷连忙派人快马加鞭的去取,紧急筹措。
下午时,足足一车的黄金摆放在了周晗的面前。
“不错,这么多竟然能这么快凑齐。”
周晗看着面前一车亮灿灿的金砖,也是有些惊叹。
他这辈子没见过这么多金子。
当然,现在的金银对他来说,已经毫无意义。
“大人说笑了,镇灵司除邪灾所用,凡是具备金器者,谁敢不交!”
林折荷开口,她作为这西山省的除灵将,说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也不为过,凑些金子,属实算不得什么。
“那就开始吧。”
他一只手抬起马车的车厢,直接走进了他设置的大雾当中。
然后抬手摁在了马车上,炽热的火毒在掌心冒出,炙烤。
整个车厢瞬间燃烧。
足足一整车的金砖在他手上融化,化为液体。
然后在他的场域作用下,一股金液分离出来,化作一个黄金盒子的模样。
很快,金液冷固。
他用内劲场域控制着黄金盒子飞过去,将那只断手直接连同它下面的土壤一起挖了进去。
盖上盒子。
等了片刻后,黄金盒子毫无异样。
周晗松了口气。
此举可行。
随后心念一动,剩下的金液立刻组成了一个大黄金罐子,为了怕罐子不够大,周晗往罐子的中间层部分,塞了许多的沙石煤炭进去,里层和外层,才镀上了金……
待冷却后,周晗将地上的血液,全都装了进去,一滴不落,渗透进土壤中的也全都挖出来。
看着满满的一大黄金罐子。
周晗干咳一声,对着身边的团子挥了挥手。
小小的红云表面,立刻撕裂开一道缝隙,仿佛一张嘴巴一般,随后缝隙猛地扩大膨胀到十几米,一口就将这黄金罐子,连同黄金盒子,一起吞了进去。
吞下后的刹那,红云再度缩小成了巴掌大小,懒洋洋的落在了周晗的肩头。
“不枉我在你身上花费了这么多的邪晶。”
周晗看向团子,十分满意。
夜行月 小说
他把这东西当储物空间用,为了把它的储存量扩大,又不占地方,所以给它喂了不少的邪晶,帮它进化。
如今可大可小,可深可浅,十分耐塞。
“如此一来,这里的事情就算结束了。”
周晗看着面前的大坑,轻轻一跺脚,立刻地面震动,土壤翻覆。
鬼手留下的污染痕迹,以及那鲜血的渗透的痕迹,所有的一切,都被他抹除。
随后,才双手负于身后,风轻云淡的撤了笼罩在外面的大雾,修长的身影缓步走上坑顶。
“大人!”
彭梅城林折荷立刻凑了过来。
惊疑不定的看着下方的大坑。
“大人,这是结束了吗?”
“我宣布,矿场活尸鬼灾正式结束,你们可以休息了。”
周晗微笑。
彭梅城林折荷以及一众军队将领,及除灵卫们,顿时结结实实的松出了一口气。
他们这阵子的压力,实在是太大了。
彭梅城和林折荷双手抱拳,眼里带着敬畏,朝着周晗俯身一拜。
随身带个狩猎空间
“大人,威武!”
一众将士,数千士卒立刻跟着恭拜,齐声高呼。
“大人,威武!”
……
太一山,位于西山省东侧。
远远望去像是一只大香炉,山峰连年薄雾缭绕,每日清晨正午傍晚的日光洒落下来,都是截然不同的绝美景色。
山峰间白鹤腾飞,白猿嬉戏,白鹿出没,皆是各种祥瑞之兆。
这里是道教圣地。
一条青石阶路从山脚下一直通到山顶主殿。
足足九千九百九十九阶,蜿蜒起伏,一眼望不到尽头,路至半途,下望不见来路,上看不知去处,好似登天。
周晗一步步拾阶而上。
红雅身材窈窕,从头到脚所有衣饰全是红色,眉心点着一道四瓣花細,唇瓣鲜艳,妩媚动人,娇嫩欲滴,让人忍不住含上一口。
她跟在周晗身后,拧着纤细的腰肢跟着他往上走,柔软的长裙面料勾勒出曼妙的臀腰双腿曲线。
“公子,如今什么道教,都早已经落寞。”
“天下屡现邪灾,有专门的镇灵司去处理,真正的达官贵族,豪绅,碰到事情,都愿意去找镇灵司,根本没多少人信道士了。”
“当今陛下,依仗的,也只有镇灵司。”
“只有一些穷人,没有办法,才会信教,而这些人,自己都吃不饱饭,供给不了什么香火。”
红雅一边跟着往上走,一边开口。
“这些我都知道。”
周晗开口。
他只是好奇,这个世界上,既然有邪灵……那么……就真的没有仙吗?
自古以来,这两种传说,都是互相依存。
我的細胞遊戲
还是说,曾经不是没有过仙,只是后来被邪灵一方给灭了?
两人都不是普通人,这些阶梯,对常人来说,可能会累个半死,但对两人来说,跟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,没有任何区别。
很快,两人就来到了山顶,看到了那带着沧桑的冷清道观。
此时天色接近傍晚。
夕阳如血,透过薄雾洒落在道观上。
有种诡异的感觉,每一座殿宇内部都一片漆黑,仿佛一座座吃人的巨大凶兽蹲坐在那里。
一个十几岁的坤道正在道观门前扫落叶。
见到两人,被两人的气质所微微慑服,但还是结结巴巴的上来阻拦道:“我们已经闭观了,山下贴了告示,你们可能没看到。”
“有趣,你们道教都落魄到这种地步了,有人上门送香火,还要拦着?”
红雅冷笑。
“不,不是,小道是为了你们好。”
小丫头似乎有些怕生。
但那话语,却是令人精神略微悚然,她小声弱弱道:“因为你们进去了,可能就再也走不出来了。”
“那本姑娘倒是要试试。”
红雅是什么人,几乎不是个人,她听到这话能怕才怪,直接就推开观门,朝着观内走了进去。
那小姑娘急的来拉,但是抓在红雅的胳膊上,触碰到那红袖子,就像是抓在了滑鱼一般,丝滑的双手脱落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半点阻碍没有,红雅直接踏了进去。
“完了完了,她出不来了,师傅让道明师兄看门,都怪道明师兄非要偷懒让我来,这下子闯祸了,闯祸了……”
小坤道急的眼泪都掉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