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諸界第一因 ptt-第524章 墨海雲霧,古觀何名?展示

諸界第一因
小說推薦諸界第一因诸界第一因
幽沉、神秘、寂寥、冰冷…
望着眼前这片法则之海,杨狱心中不由的升起阵阵悸动。
法则之海,是眼前这片神秘之地称呼,却不是唯一称呼。
有人将之称为法则之海,可也有人将之称为,
‘混沌海’、‘命运长河’、‘星界’、‘天海’、归墟、‘母河’、时空长廊’、‘诸神墓地’、道界……
道藏、佛经乃至于传说之中。
有关于这片神秘之地称呼,太多太多了。
語不休 小說
每一个称呼之后,都有着诸般神秘色彩包裹的传说,典故,事迹…
相传,其间蕴含着起源与终结,生灭之妙,永生之秘,万物归墟之真谛…
在传说中,这是一片令仙佛都为之向往与恐惧之地,更是一切生灵乃至于天地死亡归墟之地。
“法则之海中,光怪陆离,蕴含着无尽的危险,可也有着天地间最为繁多的造化!“
“相传,仙佛身陨之后,就会随道果归于此地沉寂,仙魔幻境,不于现世出现之时,皆在此间,皆在其中。”
“天材地宝、灵宝法器、不老仙药、道果神种、命图,乃至于传说中,前往其他世界,甚至于,天海界的门户,都在其中!“
杨狱默默的思忖着自己从安道人、王牧之处得来的信息。
关于这法则之海,那两位所知也并不很多,多也是从道藏、佛经之中得来的信息。
而相比之下,安道人所知,多是古老相传,而王牧之所讲述的,则是近千年里,诸多神通主对于法则之海的探寻。
依着他的说法,现世的不少道果,其实就是其他神通主自法则之海所得,而相传,炼制顶尖丹药的大药,也有不少,来自于此间。
抽筋神探 绝密摩天轮
只是,机遇伴随着危险,死于其间的神通主,也不在少数。
“还是要自己试一试。”
看了一眼缭绕于身的光点,杨狱心中一定,默默诵念了一句。
嗡~
下一瞬,三团幽光浮现在身侧,正是紫金吞煞宝葫芦、七星龙渊斩鬼剑,以及镇邪印。
法则之海,常物难入,与天海界一般,道果,食材之属可以携带。
不过除却道果之外,包括他自己的精神,都会随着时间推移而不断消磨,食材的本质也是精神烙印,
无法长久存在其中。
“精力消耗颇大…
伸手握住龙渊剑,杨狱不由心中皱眉。
随着三件道果的浮现,他只觉身上一沉,好似背上重物,精神力消耗巨大,不得以,将镇邪印、紫金吞煞宝葫芦送了回去。
只留下了龙渊剑防身。
铮~
龙渊剑发出轻鸣,似如鱼入水,鸟飞天,带着畅快,却又带着些自傲,好似在彰显自己的重要性。
这是极为少见的反应。
万象山幻境之后,龙渊剑的仪式算是完成了,只是,或许是对邋遢道人放水有所不满,亦或者其他,
这口剑,始终有些爱答不理。
但此时…
“来到此处后,道果的灵性似乎在增强…”
望着少见雀跃的龙渊剑,杨狱心中微动,从这反应上看去,道果未必来自法则之海,可必然是有着极深的关系的。
否则,这口桀骜的剑,不会是如此反应。
“也不知,能走多远…”
紧握龙渊,杨狱没有过多犹豫,身形一动,第一次跨入了这片神迹之地。
哗~
耳畔,似有海浪翻涌之音,隆隆传递,从极为遥远之处而来。
刹那恍惚后,杨狱回过神。
一步之差,眼前的星海已然消失,从遥望,变成了踏足其中,他环顾四周,脚下,是墨黑无光,让人望之心悸的潮水。
而四向望去,所见尽是迷雾,吹不散,拨不开。
天穹之上,昏昏暗暗,无星无月,阴沉可怖。
他此时的状态,就显得十分奇异,龙渊剑散发的光芒将他笼罩,让他没有跌落‘汪洋,而原本萦绕自己的‘魂链’却反而消失。
只有他静心感应,才能察觉。
只是,
杨狱低着头,望着那墨色无光,好似连他的视线都要被夺走的漆黑,心中发冷,嗅到极大的危险。
“难怪只有神通主才能涉足法则之海,这脚下的墨海,掉下去,只怕立时就会身死魂灭神意疲倦之前,必须沿着持戒法’所化的魂链’回到现世”
杨狱心中警醒,掌中长剑握的十分之紧。
法则之海的危险,王牧之数次提及,不止是当面说,之后书信往来中也数次警告。
法则之海包罗万象,其中的危险,更是繁多到无法列举。
依着王牧之的说法,曾有神通主在其间遇到过,破碎的远古仙魔幻境,多人皆死,活下来的,也都癫狂如魔。
呼~
沿着冥冥之中的感应,杨狱持剑深入雾气,这些雾气,不是想象中的柔软,在其中行走,居然有些费力。
“这些雾气,并不是实质。之所以有这种错觉,问题出在我的身上…”
他的肉身,无法进入法则之海,亦或者说,传说之中,也极少有人能够肉身横渡法则之海。
故而,能够踏入此间的,多是神意。
虽然,因着某种他无法理解的力量,他只觉此时自己与外界别无二样,精力,武功似乎也无有迟滞。
但他到底未曾打开玄关一窍,没能三元归一,哪怕因着老母想尔服氣录之故,神意凝實不逊大宗師,
可到底欠缺一个圆满。
故而,在这雾气之中行走,才会显得有些费力…
第一次踏入法则之海,杨狱并未想着有什么收获,也没有奢望能一次点燃命图,只是很详细的将自己的感受记了下来。
旁人说再多,也不如自己体会来到真切。
呼~
又一次穿过一片雾气,杨狱心中突然一动,只觉无形的气息涌入体内,冰凉彻骨,却让他的精神为之一震,疲惫降低些许。
同时,心头浮现出一句残缺,简短的经文。
“这是?“
他有些错愕,再度尝试穿越那片雾气,可惜这次,没有了收获。
“这算是什么?古时的神通主身陨之后,留下的一缕精神印记?“
杨狱有些惊奇。
虽然这句经文对他没什么用,可那一股无形气息,却似乎在滋润他的魂灵?
接下来,杨狱加快了探索。
随着对这片云雾之海的熟悉,他动作也大了许多,未多久,他就又听到了一句经文。
想要折断你的笔
“…山川钟秀,威灵显赫……有求必应,如影随形…
杨狱咀嚼着所得经文,渐渐品出味道来。
这经文之中暗指的,似乎是山神地祇之类?
哗~
杨狱心念未及闪过,又自穿过一片雾气。
“嗯?”
此处云雾墨海本是一片幽幽暗暗,无甚光亮,可穿過这片云雾,就有大片流光闪过。
抬头望去,只见极远处,一座古观立于墨海之中,起起伏伏,好似一页扁舟。
古观之后,有大树参天,其枝叶如冠,遮住大片墨海。
“这观,这树…”
杨狱的眼皮不禁一跳。
他极目望去,只见那繁茂的枝叶之间,挂着零零星星十数个果子,那果子形似小儿,四肢五官皆有,
被风一吹,发出“嘻嘻哈哈”的大笑之声。
而他所察觉到的,闪烁的流光,正是那一双双拟人的眸光!